追忆李进祯:“公”字当先,民情为重
发表时间:2018-11-15 来源:光明网
字体: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关闭]

作者:王建宏

 

 

李进祯生前的工作照

 

  吴忠市同心县位于宁夏中部的干旱地带,在这片贫瘠干渴的土地上,2017年10月,有一位优秀共产党员倒在了脱贫攻坚一线,长眠于此。

  沿着李进祯生前的轨迹,我们采撷到无数动人瞬间,这些点点滴滴折射出他匆忙的背影、谦和的笑容、未酬的理想,也映照出一个基层共产党员平凡而伟大的无悔初心。

 

  病危后他仍不忘工作

  2017年10月25日一早,李进祯和往常一样,第一个来到乡政府大院的办公室。一直住在乡政府的同事丁海涛正准备烧水时,看到李进祯的脸涨得紫红,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。丁海涛慌了神,问:“哥,咋了?”“胸口不舒服,疼!”

  丁海涛迅速把李进祯送进同心县医院。上午10点多,做完各项检查后,李进祯身体很虚弱,身上插着很多管子。当副乡长马秀梅和其他同事前往县医院看望他时,他心心念念的还是工作:“让白玉仓赶紧把乡上的电费交了,我那儿还有几笔账没做完……单位住房补贴的表,催着要呢……”大家都劝他先别想着工作,看病要紧,但他仍是放心不下,直到被医生制止才没说下去。

  11点多,因病情严重,李进祯又被紧急送往首府银川的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抢救。在家属、同事、医护人员将他抬上救护车转院的那一刻,李进祯还歉疚地说:“我这一住进医院,快则七八天,慢了也要半个月,得请个假,就怕把工作耽误了……”

  然而,当天17时30分左右,李进祯生命的钟摆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刻!

 

  “公”字是他的为人准则

  李进祯1988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财会专业,毕业后一直承担着乡镇的财务工作。从各类惠农补贴和征地拆迁补贴到乡干部的工资发放,从养老保险收缴到后勤保障支出,李进祯是乡上干部和老百姓的“管家”。

 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,各项扶贫资金的核拨兑付笔笔都要经李进祯办理。他的桌子上永远堆着一摞摞票据账单,每天的工作不是伏案核算票据,就是在银行、财政、扶贫等部门间来回跑。为了方便村上的会计找到他,他每天都把自己的行动轨迹发到微信上。

  这些年,李进祯把自己的上班时间习惯性地往前调了一小时。“早点去处理完手头上的事,到上班时间就能早早去其他单位办事了。”

  李堡村的会计李彦平和李进祯打交道近20年了,看他这么辛苦,劝他悠着点儿干。李进祯却说:“钱迟一天到,老百姓心里有多着急!如果有的村拿到了,有的村没拿上,弄不好还引发矛盾呢!钱是国家补贴给咱群众的,咱们得负好这个责!”

  李进祯心里装着群众,哪怕是一分钱,他也要让群众及时拿到。

  一次,兴隆乡民政所所长马强接到县农村信用社的电话,说乡上的良种补贴有30多个错误单。马强知道,每年都会因为村民上报的银行卡号或者身份证号不正确,导致补贴不能入账形成错误单。这30多户的钱,加起来不足300元,最少的一笔,只有7毛钱。由于手头工作忙,他把这事给忘记了。而常去银行办业务的李进祯没有忘,不仅帮他带回错误单,还天天催马强去办理。他说:“这钱不多,但如果没到位,老百姓骂的是共产党,咱可不能干这种事儿!”

  马强说:“现在一遇到错误单的事,我就会想到进祯哥的话,群众的事,一分钱也不是小事儿!”

  李进祯对自己非常“抠”。在他的办公室,一个破旧沙发格外惹眼。五年前这个沙发搬到他办公室时,皮子开裂、下陷厉害,李进祯就拿一厚沓旧报纸垫着。后来坐的人多了,沙发陷出一个坑,他又放上三层垫子继续凑合着坐。

  有人好几次开玩笑说:“李所长你管着那么多钱,给自己换个新沙发坐嘛。”“屁股下的东西么,不用那么享受,能凑合着用就行,给公家省点钱。”李进祯打趣地说。在他眼里,只有私人的东西当公家的用,但公家的东西绝对不能随便浪费。

 

  他把爱给了身边每一个人

  李进祯每天工作匆匆忙忙,生活简简单单,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是个很乏味的人,与他相识多年的同事们都知道,他热爱生活,爱家庭,爱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  在兴隆乡,李进祯的电话就像个群众热线,很多村民有事都直接打电话找李进祯。“他的电话一天到晚都没完,有些事本不该他操心,有些事他完全可以统一给大家说上一次,但只要有人问,他总给人家一遍遍耐心解释。”妻子王学红说。

  有一次,妻子看李进祯连续几天都没休息好,趁着他午睡,把他的手机调成了静音。等李进祯醒来发现后,少有地对妻子发了火。看妻子有些委屈,李进祯又立刻觉得很抱歉:“很多庄稼人没有午休习惯,万一人家有事联系不上我该多着急,咱们当干部的要多体谅乡亲呢。”

  多年里,本来有好几次机会能调离乡政府,但都被李进祯主动放弃了。妻子曾问他为啥不愿意离开乡上。李进祯常说:“乡上虽然事多不好干,但大都是和老百姓打交道的事,比起到上面坐办公室,我愿意和乡亲们再近一点。”

  李进祯走的那天,十里八乡认识或不认识的乡亲们都前去送他最后一程。2000多人自发参加一个基层干部的葬礼,在当地十分罕见——他用一个共产党员的初心,赢得了民心。

(责任编辑:曾龙)

 

网站编辑:唐明涛